法制日报:儿童免票政策理应更规范

【海南IT门户网站】太平洋电脑网海南站

2018-06-01

    数字显示,2017年,青岛市与上合组织有关国家进出口贸易额达到390多亿元,同比增长%。截至2017年底,青岛与上合组织成员国达成双向投资合作项目284个。

  禁赛从2018年1月12日、即世界羽联对两人处以临时禁赛时起开始计算。

  ”  古树发新枝,红豆村也出了新貌。  在汶川地震前,红豆村全村有806户、2384人。全村2249亩耕地的三分之二种植雪茄烟叶,每亩产值约5000元,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。  农时耕种,闲时出工的平静生活在“那天”被彻底打破:房倒屋塌,农田损毁,全村6死35伤,生产生活瞬间停滞。

  本报记者郝成北京报道知名地产商李贵斌去世后,其名下实名或隐名(他人代持)多家企业被陆续转至其弟李贵杰名下。李贵斌的妻子、央视主持人徐珺发起多个诉讼,要求确认股权转让无效。

  仅以体育健身用品中的运动器材为例,2016年我国包括训练健身器材和球类在内的运动器材进口规模为亿美元。这一商品关税由%降至%,初步估计将节约消费者近亿元人民币的成本支出。再例如,下调关税后,外国药品进入中国市场变得更加顺畅,为国内医院和患者提供更多选择空间。

    “互联网+非遗”另一个发展瓶颈是“质”,首先是线上展示销售的非遗产品质量参差不齐,许多不法网商利用互联网编织巨大且成本低廉的营销网,滥用非遗概念,给质次价高、名不副实的产品打上非遗标签,利用网民文化情怀获取利益。其次,互联网平台中非遗文化体验不够鲜活,许多网页设计雷同,产品销售平台运营模式单一,文化传播方式严重同质化,难以形成有质量的体验内容。再次,非遗融入互联网的总体模式还停留在“内容+平台”阶段,无论是公共网站还是微博、微信等自媒体,非遗项目列举介绍、非遗产品线上销售、非遗大师网上互动等仍是主要套路,这种“互联网+非遗”模式是最简单、最低层次的版本,期待向、模式转换升级,在网民深度体验、内容嵌合关联、各方利润分成、线上线下互动等方面进行深耕创新,推动整体生态的良性发展。  当下互联网的发展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,在互联网世界中,各种新鲜事物层出不穷,各种创意频繁闪现,又迅速消隐,利用网络进行非遗文化传播,最大的风险在于网络媒介的多变性,更新换代太快,而非遗文化传播则是一项需要踏实去做的工作,需要长期稳定的推进,如果传播的方式和节奏一味强调跟随最新技术和思潮,就很难避免浮泛化和空洞化。“互联网+非遗”前景美好,整体处于上升趋势,但发展之路切忌急功近利,放任自流,导致竞争失序、监管失控、利益失衡、标准失范、文化失真,最终变成烂尾工程。

原标题:儿童免票政策理应更规范  在儿童免票问题上目前呈现出一种混乱的局面,这既不利于儿童福利和权利保障,也会影响相关公共服务机构的形象  六一儿童节即将来临,焦作云台山、郑州动物园、中原影视城等河南16家景区联合宣布实行新的儿童免票政策。

除了身高米以下外,各景区对一定年龄的儿童作出免票承诺。

其中,云台山景区从6月1日至8月31日试行18岁以下持证件免票,鹤壁扈家大院从6月1日起试行米以下或8岁以下免票(5月29日央广网)。   上述景区调整儿童免票政策,是送给孩子们最好的节日礼物之一。

因为经过此次调整,部分原来需要购票的儿童,今后不需要再购票了。 显然此举顺应民意,凸显景区公益属性,可为景区形象加分。 对儿童及家长来说,既降低了旅游成本,也感受到一种温暖。

当16家景区一起作出免票承诺,说明不少景区就儿童免票已达成共识。

  此次政策调整进步之处体现在多个方面:有的景区原来只以儿童身高作为免票依据,此次调整后则以儿童年龄作为免票依据。

在儿童平均身高增长的情况下,年龄比身高更合理;有的景区此次调整后给出儿童年龄和身高两个选项,符合其一者即可免票。

当然,不止河南16家景区,其他部分景区和公交系统也在调整儿童免票政策。

 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儿童免票政策是一种碎片化调整,基本上是经营单位自觉调整,而且儿童免票的方式和尺度也不尽相同。

同时,很多景区和公共服务场所的儿童免票,实行的还是那些不合时宜的老政策。 坦率地说,在儿童免票问题上目前呈现出一种混乱的局面,这既不利于儿童福利和权利保障,也会影响相关公共服务机构的形象。

  笔者建议,儿童身高或年龄应该成为儿童免票的标配,写入相关法规,以推动景区、公交等系统全面实施,让混乱的儿童免票政策实现大致统一。 即每个景区或者公共服务机构,都应该给出年龄或身高两个选项,要么让符合身高标准的儿童享受免票政策,要么让符合年龄标准的儿童享受免票政策,如此,才是最大化关爱儿童。   另外,有必要针对财政投入的公益型公共服务机构,统一明确儿童免票的身高标准或年龄标准。 这样一来,混乱的儿童免票政策将走向统一,这既利于这种公共服务机构规范化管理,也有利于儿童群体更好地享受福利。

对于非公益型服务机构,则可以提出实行身高或年龄的建议,至于相关具体标准,可以放权让机构自己决定。   如果把身高或年龄作为儿童免票的标配,意味着景区等公共服务机构收入会有所减少,那么财政上应当给予相应补贴。 目前,很多博物院能实现免费参观就缘于财政补贴,而在景区、公交等系统,也应该通过相应补贴让更多儿童受益。

实际上,以儿童身高或年龄来免票,对景区等机构的收入影响很有限,财政也可以承受。   很多景区等机构今天之所以还沿用原来的儿童免票老政策,原因一是不愿意减少门票收入,对此可用财政补贴来解决。 原因二是缺少统一明确的规定,对此,有必要以未成年人保护法为依据制定配套性政策法规,来明确儿童免票以身高或年龄为依据。 当相关政策法规来推动和规范儿童免票,身高或年龄就会成为一种标配。

  在儿童免票问题上,不少国家都以“儿童的福祉最大化”为出发点。 据说在法国和日本,儿童买票与否无需任何凭证,全靠自觉。 即使我们目前不能做到全靠自觉,也应该尽最大努力让儿童免票政策更科学,使更多儿童享受免票优惠。

希望我们能从更高层面、更大范围推动儿童免票政策走向科学化、合理化、规范化。 (责编:董晓伟、王倩)。